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人的夕阳的博客

闲暇的时候,你是否习惯一个人面对寂寞的心情——独饮,让孤独的日子变得美丽!

 
 
 

日志

 
 

(13)ENIC现象  

2010-06-05 16:05:50|  分类: 《英国足球地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3)ENIC现象

   如今的托特纳姆热刺俱乐部由ENIC公司控制,这是一个十分古怪的投资公司,它在欧洲拥有6个足球俱乐部的股份。

  ENIC显然想通过控股尽量多的足球俱乐部,来攫取到巨大的商业利益,这种因为不了解职业足球产业的特性而盲目投资的行动,已经走到了失败的边缘,而随之带来的“利益冲突”(CONFLICT OF INTEREST)和体育伦理问题,更在欧洲足球界和欧盟内部掀起了一场论辩波澜,至今余波未平。

  在中国也出现了类似的ENIC事件:大连实德的实德系问题引起了各界高度关注。一个老板能拥有在同一项比赛中的多支球队吗?按照传统的体育竞赛观点,这种情形是绝不能被允许的。ENIC的行动在欧洲受到了限制,虽然这种限制并不是绝对限制,但至少欧盟和欧足联用条例和原则杜绝未来ENIC现象的出现,而在中国,我们仍然看不到类似的法令和行规的存在。

  2002年的英格兰联赛杯决赛,因为热刺后卫莱德利·金的疏忽,布莱克本前锋安迪·科尔打进了致胜球。然而庆祝布莱克本胜利的,不仅是那些来自英格兰西北的球迷,连欧足联也在为布莱克本的胜利鼓掌,因为他们不愿意看到托特纳姆热刺进入欧洲联盟杯赛,参加保加利亚CSKA索非亚即将参加的比赛。

  托特纳姆热刺和CSKA索非亚同属ENIC公司,如果这两支球队在欧洲联盟杯中碰头,那欧足联会脸面无存。

  1999年3月的瑞士洛桑,许多欧洲大牌律师汇集在欧盟体育仲裁法庭,等待一个重要的裁决。这桩案子的主题是“希腊雅典AEK俱乐部和捷克布拉格斯拉维亚俱乐部对抗欧足联”。诉控双方提出的材料和观点,以及未来裁决的结果是如此重要,以致于欧足联这个欧洲足球的最高管理机构要反复强调,足球运动的公正性将悬于此案。欧足联主席约翰松甚至在裁决前说,不论裁决结果如何,球迷都必须百分之百地清楚,任何足球比赛的胜负,都是由两支球队在球场上的表现决定的,而不是赛前在董事会议室里就得出了结论的。

  在这桩打上欧洲法庭的官司里,起诉方是两个足球俱乐部,但真正和欧足联唱对台戏的,是这两个足球俱乐部的东家:英国上市公司ENIC(英格兰国民投资公司)。这是一家在其他4个欧洲足球俱乐部持有股份的公司:苏格兰的格拉斯哥流浪者、意大利的维琴察、瑞士的巴塞尔和英格兰的托特纳姆热刺。

  ENIC要挑战的是一条足球世界里的老规矩:所有权属于同一个个人或集团的两个或更多俱乐部,不能参加同一项比赛。这是一条在足球世界里被广为接收的规矩,是公平竞争和避免利益冲突的原则。然而ENIC集团需要看到自己的投资有所回报,因此它需要自己所有的球队都能参加欧洲赛事。ENIC的人下定决心要改变这条规则。

  到1999年8月,差不多半年的诉辩结束后,法庭给出了裁决结果。在欧洲法庭看来,欧足联对属下联赛和俱乐部的管理是在其职权范围内的,不允许同一所有权的俱乐部参加同一项比赛的规则有效。因此雅典AEK俱乐部被欧足联踢出了联盟杯的比赛。作为欧洲最大的足球俱乐部投资者,ENIC的运营在这个裁决面世后,陷入了重重危机。

  “英格兰国民投资公司”并非像它名字所体现的那样是一个英国国有公司,如果不是乔·刘易斯(JOE LEWIS)的介入,这个公司也许仍然藉藉无名。

  乔·刘易斯在1996年买下了ENIC,然后逐步将这间公司做大。他本人最开始是一个股票经纪,却从炒卖外汇的过程中完成了原始积累。据说乔·刘易斯曾经在伦敦开过几个羊毛毛衣店,经常有日本游客光顾,却因为货币兑换不方便而放弃购物,于是刘易斯立即在街口开了一家换汇小店,最终他从这个换汇小店赚的钱,要比他的羊毛衣店多得多。

  刘易斯后来进入大型外汇交易,成为了一等一的巨富。在《星期日泰晤士报》的“富豪榜”上,我们经常能看见他的名字,只是这个人的财富究竟有多大,谁都不清楚,最准确的估算,也只能估算出这个很少显露行藏的神秘人物的家产在20亿到40亿英镑之间。刘易斯发家之后,就把他的总部迁移到巴哈马群岛的莱福德沙洲上,因为中美洲地区是避税和逃税的天堂。《每日电讯报》一位资深记者曾到当地去探访过刘易斯,发现他在巴哈马的工作间就像007电影中英国情报局的地下试验中心:

  “巨大的工作间,二十多个人在为他工作,交割各种外汇买卖。电脑、传真机和电话等通讯工具在不断传递着来自华尔街、伦敦、东京、法兰克福和香港的各种财经消息。大部分买卖都在几分钟内完成,而他随便的一笔买卖,都能买下这个莱福德沙洲……这是一个拥有着巨大能量的人。”

  刘易斯为什么将足球投资作为他近来的业务选择,却是一个耐人寻味的问题,因为他从来就不是一个热衷于足球的人。英国媒体对此人进行长期探寻后发现,刘易斯的朋友圈子,决定了他对足球的投资。

  在他的朋友当中,包括了两个爱尔兰赛马和赌博巨富约翰·马格奈尔和J·P·麦克马努斯,这两个人正是控有近11%的曼联股份,而且屡屡被传将控股曼联的人;德尔莫特·德斯蒙德是刘易斯另一个朋友,现凯尔特人俱乐部的主席;刘易斯在莱福德沙洲的邻居,是一个著名的苏格兰人肖恩·康纳利,正是通过这第一位007的介绍,刘易斯结识了前流浪者主席大卫·穆雷,从而开始他的足球投资。

  足球股票在九十年代中期曾经是伦敦股市的宠儿,但就像那些绚丽一时的爱情故事一样,这种状态总难延续长久,因此足球股票长期维持高价位的,只有曼联和阿森纳几个至今成绩仍然出色的老牌俱乐部。巴克莱银行证券分析师的解释是:“人们很快就意识到,足球股票的投资回报率太低,周转时间又太长,因此投资者逐渐出现了兴趣的转移。”

  在这种时候,刘易斯更加觉得是他开始收购一些足球股票的最佳时机。默多克尝试以6亿英镑收购曼联的事件,更加刺激了刘易斯的商业兴趣。他的确不是一个球迷,对足球甚至一无所知,但金钱是他毕生追求的对象。在1999年,他还和马格奈尔、麦克马努斯等人达成协议,希望秘密收购曼联,只是在最后关头因为协议细节问题而导致全部行动破产。在刘易斯眼中,拥有一个职业足球俱乐部,特别是像格拉斯哥流浪者这样的老牌俱乐部,会是一个特别的商业契机。

  不过刘易斯选择在九十年代末期进入足球股市,现在看来并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因为足球股票此后仍然一路下跌。在2003年春天,托特纳姆热刺俱乐部的股价一度跌到只有31.7便士,甚至不及其在伦敦股市上最高价位的十分之一。

  在刘易斯收购ENIC之后,他任命老友丹尼尔·利维为公司总裁,负责公司在英国和欧洲大陆的日常运作。利维是一个在伦敦股市呼风唤雨多年的股票经纪人,同时他也是一个托特纳姆热刺的狂热球迷,因此ENIC后来逐步收购热刺股票也就不奇怪了。在2002-2003赛季开始前,ENIC所控有的欧洲足球俱乐部股份如下:

  苏格兰格拉斯哥流浪者,20.2%

  意大利维琴察,99.9%

  瑞士巴塞尔,11.8%

  希腊雅典AEK,42.8%

  捷克布拉格斯拉维亚,96.7%

  英格兰托特纳姆热刺,29.9%

  利维用很快的时间扩大ENIC在热刺的股份,并取得了控股权。在这个赛季雅典AEK和巴塞尔都通过了欧洲冠军杯资格赛,进入了冠军杯小组赛,只是没有同分在同一个小组而已;与此同时,流浪者和布拉格斯拉维亚进入了欧洲联盟杯。尽管3年前欧洲法庭已经裁定同一老板的俱乐部不能参加同一赛事,而ENIC旗下的俱乐部仍然在参加同一欧洲赛事,由于它们没有在比赛中碰头,欧足联竟然听之任之,欧洲法庭也没有进一步干涉ENIC的行动。荒唐的欧洲赛事就在欧足联眼皮底下进行着。

  游戏仍在继续。ENIC对于欧洲法庭的裁决仍然不满,在1999年底还写了一封公开信给欧足联提出抗议,要求欧足联取消相关规定,信中说道:“我们认为关于禁止属于同一个个人或组织的球队不能参加同一赛事的规定,是对ENIC公司的足球经营毁灭性的打击,会直接影响到我们控股的足球俱乐部的生存和发展。”能够公然写出这样一封信来抗击欧足联的管理,ENIC的勇气果非寻常。

  ENIC之所以会绝望到写出这样一封信,主要原因是欧洲法庭的裁决,直接导致ENIC的股票在伦敦股市上狂跌40%,大笔财富化为流水。然而故事走到这里,似乎进入了一个停顿期,欧足联没有继续追究ENIC公司控股俱乐部的问题,ENIC控股的各俱乐部仍然年年都在参加各项欧洲赛事,只是因为它们彼此间还没有在欧洲赛场上碰面,所以局面仍然保持着微妙的平静。

  在欧洲法庭裁决的议定书里,“比赛的公证性”这几个字眼多次出现。当时代表欧足联的英国律师阿利斯代尔·贝尔承认这是一个非常严肃的话题:“只要ENIC现象存在——有两到三支同一归属的球队参加一项欧洲赛事,利益冲突就必然存在。谁能肯定当这样两支球队在球场上直接面对时,比赛结果不是在董事局会议上事先议定的?”

  贝尔还出示了一份欧足联内部备忘录,上面显示了欧足联同样的忧虑。欧足联在说服欧洲法庭过程中,还举出了英国商人罗伯特·麦克斯维尔的例子,此人正是在九十年代初企图和阿兰·舒格、维纳布尔斯争夺热刺控股权的人。他后来想同时得到德比郡和牛津联队两个英格兰俱乐部,但收购企图被英格兰足总否决。

  没有人暗示ENIC购买这么多足球俱乐部的目的是为了操纵比赛,尤其让欧足联头痛的是,ENIC并没有像麦克斯维尔那样愚蠢地想在足总控制范围内的同一个地区收购两个足球俱乐部,ENIC购买的6个足球俱乐部全部属于不同地区,服从于不同的足球机构的管理,欧足联想要限制ENIC的行动,操作起来难度非常大。同时ENIC又是一个在中美洲注册的公司,欧洲法庭的效力也无法覆盖到巴哈马群岛上刘易斯的总部。因此只要ENIC的球队不在同一项赛事中直接对话,欧足联还没有真正有效的办法来执行欧洲法庭的裁决。

  然而只要ENIC存在一天,影响或者操纵比赛的“深度威胁”就会存在一天。假设两支球队在欧洲冠军杯小组赛中碰头,一支球队出线无望,另一支球队赢球就能出线,人们总会怀疑前者将“消极比赛”,如果这两支球队都属于ENIC,那么这种怀疑将会变得有根有据。谁能保证ENIC不会以股东的身份,为了获取最大的商业利益,让前者放弃这场比赛?一旦这种情况出现,那么体育竞赛的公平公正何在?

  体育比赛的公正公平,正是欧洲法庭对ENIC事件最关心的问题,欧盟认为ENIC和欧足联的官司已经上升到了体育伦理的层次。欧洲法庭的观点和欧足联一致——不仅要保持比赛的公正性和公平性,还要消除任何关于“操纵比赛”、“消极比赛”的怀疑。由于欧足联和欧盟代表了传统的足球世界伦理观念,它们对ENIC的裁决并没有激起多大反响,大部分人都认为这是一个合理的裁决。

  只是ENIC绝非善罢甘休的机构。意识到问题转移到体育伦理的高度,他们也强化了自己的律师阵容,请来了一手制造“博斯曼法案”的比利时律师让——路易斯·杜邦、伦敦大律师迈克尔·杰夫来进行第二次上诉,他们甚至还得到了欧盟议员、欧盟体育委员会主席格林·福特的支持。福特认为欧洲法庭如此限制ENIC公司在足球产业中活动,完全是对欧盟成立原则之一——资本自由流动的反叛。

  ENIC阵容中的人在欧盟第二次审理此事前,大造声势,一方面如福特所坚持的腔调——欧盟成立原则,另一方面认为欧洲法庭不应该对ENIC的特例过于关注,而应该让足球界内部制订出自己的管理规范,例如一个独立仲裁组织,或者其他自律性条款。他们还指出,欧盟既然已经接受了足球商业化这一概念,允许欧洲冠军杯在电视转播资金刺激下采取两轮小组赛的比赛规则,就不应该反对像ENIC这种上市的公众公司介入到足球产业中去。

  ENIC的抗辩并没有十足的说服力,因为他们仍然在回避第一次裁决中欧洲法庭表达出的疑虑:“有什么理由和根据能说服我们和公众,当两支ENIC球队在同一场足球赛事中直接面对时,比赛结果完全是由双方球队在场上90分钟竞争中决定的?既然两个足球俱乐部的老板是同一人,那么内在的利益冲突必然存在。我们要消除的,正是人们的这种疑心,足球比赛必须是纯洁干净的比赛。”

  从ENIC在6个欧洲足球俱乐部所占股份来看,他们对每一家俱乐部都有相当的影响力——如果不是绝对影响力的话。

  哪一种公司会在投入重金之后,不指望收到回报的?会不通过自己的引导,来让这个足球俱乐部获得经济利益?于是对ENIC这个公司本身的怀疑越来越多。谁能知道这么一个有着古怪名字,然后又自称是一个以“足球市场管理、娱乐和媒体服务”为主营业务的公司,在未来5年、10年是个什么样子。在伦敦股市上,除了曼联是能保证投资者有所盈利的股票外,其他足球股票都正在沦为垃圾股,ENIC怎么能从它的投入中得到回报呢?

  ENIC所选择的投资方向,都不是广看好的。这6家俱乐部有着各自不同的知名度,但都不是一流的欧洲足球俱乐部。有人认为ENIC走的是一种谨慎的足球投资路线,因为这些中小型俱乐部经营成本低,只要能在欧洲赛场上打出一点好成绩,就会出现经营盈利,而投资大俱乐部需要更大投入,风险也相应更高。上赛季瑞士巴塞尔俱乐部在欧洲冠军杯预选赛中淘汰苏格兰凯尔特人,在小组赛中又把利物浦拉下马,俱乐部盈利达到了一个空前高度,这被人为是ENIC经营模式的胜利。

  ENIC诉讼案的主角们,希望欧盟能接受他们这些诠释,而不是围绕体育伦理这个对他们最为不利的话题。可是在2002年的秋天,欧盟官方的第二次仲裁结果揭晓,仍然是对欧足联的支持,洛桑法庭的结案陈述中,还额外说明了作出此项决定的部分理由:

  “欧足联制订的规则,主要是为了维护足球竞赛的公证性,换一句话说,就是要避免足球俱乐部相互比赛时的利益冲突,消除一个控有多家俱乐部的个人或组织操纵比赛和影响比赛的可能。尽管对于类似情况的相关规定,在欧盟的章程中能够找到依据,我们仍然特此声明,为的是强调此事的重要。”

  好笑的是,当2002-2003赛季开始时,除了在联赛杯与欧洲赛场失之交臂的托特纳姆热刺和在意甲降级的维琴察,其他4支ENIC旗下的球队都在欧洲赛场上厮杀着。巴塞尔在欧洲冠军杯小组赛上和利物浦同分一组,雅典AEK则和国际米兰等队在另一组。欧洲联盟杯中,流浪者和布拉格斯拉维亚有更大的直接碰面可能。就在欧洲媒体对欧足联一方面指斥ENIC违规操作,另一方面又默许ENIC违规操作感到吃惊时,欧足联给出了另一份答案:由于ENIC并没有在这些俱乐部中“绝对控股”,例如他们在流浪者、巴塞尔和雅典AEK的股份都没有超过50%,所以仍然允许这几支球队参赛。

  没有“绝对控股”就不存在影响比赛结果的能力?难道这就是欧足联的推论吗?这是一个令人啼笑皆非的解释,因为深究下去,欧足联会大大丢脸。让他们又一次感到幸运的是,流浪者在欧洲联盟杯第一轮就意外地被淘汰出局,两支ENIC球队没能完成在欧洲赛场上的会师。

  对于俱乐部股份的持有,是会受所在不同国家和经济体制约束的。例如ENIC对热刺29.9%的股权,事实上是经过周密考量作出的决定,如果ENIC再增加0.1%的热刺股份,根据伦敦股市的要求,他们就必须全部收购热刺剩余的公共股份。29.9%的股份从理论上看并不是“绝对控股”,然而事实上,热刺俱乐部所有的事情都由ENIC做决定,端坐在白鹿巷热刺主席宝座上的人,正是ENIC的公司总裁丹尼尔·利维。

  欧足联的出尔反尔有其难言之隐。1999年那次对ENIC的裁决,直接将雅典AEK队踢出了欧洲联盟杯的比赛,然而要让欧足联每个赛季都对ENIC做出类似的处罚,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从ENIC公司能将官司打到欧洲法庭和欧盟,能够把欧盟体育委员会主席都说服成为自己的盟友,就可以看出ENIC的活动能量。欧足联也不是一个绝对纯洁的机构,不受任何影响也不可能。

  所以在ENIC“绝对控股”的两支球队雅典AEK和捷克布拉格斯拉维亚没有直接在欧洲赛场上碰面前,欧足联也逐渐对ENIC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至少主动权仍然掌握在欧足联手中,只要ENIC不玩得太过火,欧足联也不会骤下杀手。不过为了防止类似情况发生,欧足联已经要求所有参加欧洲赛事的球队,必须在冠军杯和联盟杯赛事开始前,向欧足联申报俱乐部的所有权,使这些俱乐部绝对遵守欧足联的各项规定。

  ENIC虽然控制了这么多的足球俱乐部股份,可是这个公司在足球运营中的表现却非常糟糕,他们想通过简单的资本运作赚回高额利润,结果这种商业打算在足球产业中却很难行得通。当ENIC在2001年从阿兰·舒格手中得到热刺后,雅典AEK俱乐部当时的主席公开抨击ENIC说:“他们完全不懂足球的运作,他们对足球俱乐部的投入,和他们在这些俱乐部持有的股份完全不相称。”ENIC热衷于收购足球俱乐部股份,却不知道在得到这些俱乐部的控制权后,还需要进一步投入经营,才能让这些足球俱乐部的实力得到真正的加强,他们的做法,和利维在热刺主政头两年的做法一样,就想坐着通过俱乐部自动运转赚钱,结果成绩越来越差,俱乐部也只有亏损的经营结果。

  雅典球迷抱怨道,在ENIC入主之前,AEK是希腊国内联赛的三连冠,此后成绩却开始下降。ENIC在得到雅典AEK的控股权过程中,投入的资金也相当多,可完全控股后,在管理上相当随意,多次更换俱乐部主席,他们还没有理解,这个职位在希腊足球界属于非常重要的位置,一再更换主席影响了俱乐部在圈内的活动能量,而“关系”在希腊足球中也是非常重要的因素。

  对于这样一个英国公司来说,ENIC对待旗下的英国俱乐部和南欧、东欧俱乐部的态度难免会出现不同。过去两个赛季,由于ENIC过于吝啬保守的经营方针,导致热刺成绩始终无法上升,热刺球迷对此极其不满。在2002-2003赛季结束前,几位熟悉ENIC公司运转内幕的球迷,将这些内幕情况写成3页宣传材料,在白鹿巷广为散发,强调ENIC购买球员时的吝啬,和对俱乐部经营利润的过分重视。英国媒体对热刺球迷的反应进行报道后,ENIC马上改变了经营方针,在今年夏天给了霍德尔足够的资金让他购买球员,热刺这才能得到葡萄牙新星波斯蒂加和法国前锋卡努特。

  然而同样的故事发生在雅典或者布拉格时,ENIC不会予以理睬,有人说ENIC这种厚此薄彼的经营态度完全是英国式的傲慢,不过究其原因,ENIC的投资目的完全是为了从俱乐部赚钱,只要这几个俱乐部能够自行经营下去,那么ENIC就没必要追加投入,因为国际米兰已经证明了足球也许就是一个无底洞,与其用浪漫主义的姿态,挥洒金钱去追逐一个想象中的冠军头衔,不如现实古板地减低投入来提高利润比例来得实在。

  最不幸的是,ENIC还是一个公众上市公司,这就意味着该公司并不是属于个人的。对于这个公司来说,它首先要对伦敦股市的管理机构负责,然后要对公司的股东们负责,此后才轮到它旗下的企业——俱乐部,再往后排才是俱乐部的球迷。既然是一个公共公司,那么ENIC首先就得保证投资者的利益,球队和球迷的利益却是其次的,这也是上市俱乐部和传统俱乐部之间最大的差别。欧盟在驳回ENIC第二次上诉的过程中也承认了ENIC上市公司的性质,这也是欧盟没有严厉要求欧足联对ENIC及其旗下俱乐部进行严格管理的原因之一,一个上市公司必然要为股东权益负责,球迷往往还不是公司的股东。

  ENIC是目前欧洲最大的足球俱乐部股份搜集者,此外法国电视台CANAL PLUS也在多家足球俱乐部拥有股份,只是在2002-2003赛季开始前,CANAL PLUS已经决定出售手中巴黎圣日尔曼和瑞士塞尔维特的股份,一方面是因为电视台负债累累,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欧盟对ENIC的判罚提醒了他们。

  然而只要ENIC旗下的球队不在欧洲赛场上直接碰撞,欧足联就不会对这个拥有多家足球俱乐部的公司进行严格意义上的管理,潜在的利益冲突无法消除。

  丹尼尔·利维对欧盟2002年的判罚还很不服气,他仍然坚信ENIC能找到一个办法打败欧足联。在2002年圣诞节前,这个平素很少出现在新闻面前的犹太人说道:“足球圈子里永远会有人在玩阴谋诡计,这谁都阻止不了。我们都知道这个圈子里有很多事情是只能做不能说的,而欧足联的领导方向,应该是尽量增强这个圈子内操作的透明度。我认为,像ENIC这样一个大的上市公司,本身就能证明其操作的透明度和公正性。”

  要真正想战胜欧足联,ENIC任重道远,它还得不到舆论和公众道义上的支持,只是欧足联对他们的制裁并不会斩尽杀绝,只要玩得不太过分,ENIC旗下的俱乐部还是会有一口饭吃的。但就是在这种双方逐渐产生默契的过程中,ENIC所代表的新游戏规则正在改变着这个本来就问题丛生的足球世界。利益冲突和足球的公正公平怎样才能得到保持,欧足联并没有给出一个令人信服的答案。
  评论这张
 
阅读(28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