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人的夕阳的博客

闲暇的时候,你是否习惯一个人面对寂寞的心情——独饮,让孤独的日子变得美丽!

 
 
 

日志

 
 

《刘心武续红楼梦》88回全文  

2011-03-24 10:59:34|  分类: 《刘心武续红楼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八十八回 勉为其难二宝成婚 准折坎坷枕霞吹笛

 

 

原来那天早餐时,夏金桂又借茬吵闹,薛蟠因头日去领采买银子遭减扣,心头烦恼,一夜没睡好,更不堪那河东狮乱吼,往日不过对骂,今日那边一句恶语出来,竟愤懑难忍,将正喝着的一碗热粥,照那夏金桂甩去,偏偏就砸到了太阳穴上,粥汤横飞,更有鲜血直喷出来,夏金桂尖嚎两声,便倒地翻白眼而亡。家里顿时乱作一团。那薛姨妈急派伙计去请夏金桂父母,意思是道明情形私下了结。薛蝌便跑到荣府这边请贾琏救急,转了几圈才在梨香院找到,见贾珍、贾蓉亦在,越发一起恳求:“看是怎么帮着熄那夏家的火,或先到官府打点,免我哥哥牢狱之灾。”贾琏并贾珍、贾蓉只是互看。贾琏问:“怎不去王子腾舅舅那里去搬兵?”薛蝌道:“伯妈也派人去知会求援了。只是舅舅自免去九省都检点回京后,一直没有新的叙用,赋闲心烦,我们去请安都托病不见,只怕没有姨父这边人多力大。”贾琏道:“本是至亲,该出力的。只是你也知道,这边你大老爷那个情况,二老爷,你姨父,虽未免官,也正丁忧中,加上姐妹们死的死,失踪的失踪,更别说下面还有人命事,比王子腾舅舅那边,其实更衰败了。说起人力,如今这边只耍我一个,纵是三头六臂,也招架不过来的。这样吧,我就派兴儿跟你过去一趟,人死了不能复活,打官司又能怎样?劝那夏家多收些赔付,把这段孽缘了断就是。”薛蝌还指望贾珍、贾蓉助一臂之力,那父子二人只说些劝慰的空话。不得已,先带着兴儿回去了。回至薛家,人声鼎沸。夏金桂兄弟带一大群家人,来了就骂闹,又报了官,官府来人,见那夏金桂横死在地,验完尸,就锁拿薛蟠收监,那薛蟠原只习惯他指使去锁拿别人的,自己怎能忍受锁拿,在那里挣扎反抗,想当年他指使下人打死冯渊,视为儿戏,拍屁股一走了之,如今其实是夫妻吵架误伤,怎的就须去受审偿命?他那里挣蹦呼叫,薛姨妈看着只是心疼得嚎啕大哭,那薛宝钗也顾不得许多,只能抛头露面去搀扶母亲,却也不知该怎么劝慰。众人见薛蝌只搬来个荣国府的男仆兴儿,薛家一方的大失所望,夏家一方的更加执拗强硬。那薛蝌、兴儿轮番劝说以至恳求夏家私了,薛姨妈更说愿倾家荡产赔付夏家,只求他们撤销官司,那夏金桂兄弟那里答应,只说我们夏家不缺银子,杀人就须偿命,只要那薛蟠人头来祭奠他姐姐。到头来薛蟠只能被锁走,那薛姨妈直哭得浑身几乎散架。

那日贾政拜客回来,脸色甚为难看。王夫人本拟将妹妹家的祸事报知给他,见他格外沉郁,且不敢说。二人一起无言无语吃过饭,贾政就到外书房去了。在外书房,清客詹光、单聘仁来凑趣,詹光愿陪贾政下象棋,对单聘仁道:“你须作个观棋不语的真君子。”单聘仁道:“莫若我们两个陪政老玩叶子牌。”那贾政并无棋牌之兴。因对他们道:“你们说说看,历代兴亡教训,是否皆可为我朝借镜?”詹光道:“那个自然。当今圣上,就最善借镜。”贾政拈须道:“太上皇在金陵,题有‘治隆唐宋’碑,博大胸怀,古今第一。”詹光、单聘仁皆点头称是。二人对看一眼,心中皆在琢磨政老爷此刻究竟在想些什么。不曾想那贾政忽又转换话题,道:“还要请教二位,据那黄老之说,道家之术,已孕之女,到几月尚可驾驭无碍?”见詹、单二位面面相觑,不能作答,因苦笑道:“二位想到那里去了?因这也系一门学问,大儒不避僻题,总是知之愈多,心灯愈明。”单聘仁便道:“按那房中术,确系高深缜密之大学问。据愚所知,已孕之女,临盆之前,皆可驾驭,只是须有恰当姿势、呼吸吞吐得宜。”贾政便不再言语。詹光、单聘仁见贾政露困倦之色,便唯唯告退。那贾政一人枯坐,心头烦恼缠绕。他听得两个传言,都对他及整个家族十分不利。一是头年他忽来兴致,将宝玉、贾环、贾兰唤来,吟那将军诗,不知怎的传至外面,现有人正草拟奏本,欲向圣上告他影射,罗织成罪,其实他的初衷,原不过是借镜往事,哀男子无能,竟让女子去牺牲罢了。本来此事并不可怕,因那元妃,圣眷正浓。却又听到一个传自夏太监的消息,道那元妃竟因圣上驾幸,将一个成型的男胎流出来夭折了!虽是圣上自施隆恩所致,怪不得元妃及抱琴、夏守忠并小太监等,但此后元妃尚能续接龙恩、受孕生产否,就未可知了!元妃若果真流产,圣上恰看到关于将军诗的奏本,一时烦闷恼怒,将己治罪,恐亦难免。再有接收甄家罪产代为藏匿一事,早是心病,原恃圣上追究时元妃可以缓颊,如今更难指望。如此这般越思越怖,不能自己。那贾政一贯只将此类大事自己心中消化,消化不动,只有一法,就是拿那赵姨娘泄闷。因又传唤那赵姨娘来,赵姨娘巴不得的来了,欲向政老爷说些什么,那贾政喝令他住嘴,只要他服侍睡觉。赵姨娘便百般花样让那贾政忘却其他。

 

王夫人就唤过凤姐来,说明二宝婚事已定,让他支使人把西边正房大小六间收拾成二宝新房,又道再把后院三间抱厦重新收拾,二宝婚期中并那以后一段时日,请薛姨妈并宝琴来住,薛家可由薛蝌看守。凤姐遵命忙去张罗。

那赵姨娘听得二宝婚讯,别的且不说,眼见着把正房六间都给了二宝,并那后院要请进薛姨妈,十分不忿。那日费婆子有事过来,赵姨娘将他请到自己屋里,两个人叽叽咕咕许久。赵姨娘道:“你就该跟大太太挑明了说,两位老爷分爨未分家,这边正院正房二老爷二太太住着,原是你们大房谦逊礼让,不去说了;只是让了一代没有再让二代的;如今正把那正房劈一半给宝玉娶媳妇,可跟大房商量过?就是你们大房宽宏大量,这边二房也该折合成银子赔补大房那边对不对?”费婆子一拍腿:“要不是你打抱不平,我倒疏忽了。必定去跟我们太太一个提醒。这是大事了。其实就拿小事说,这二房何尝把我们大房的人放在眼里。老账不去算了。就拿那司棋自焚的事来说,你那内侄明媒正娶,有甚过错?我们那边,司棋爹妈,并他姥姥王善保家的,饶死了人,还落了个倾家荡产,又有四邻索赔,跟你那内侄结上死仇,其实是无是无非两败俱伤的惨事儿,我们大太太找到这边太太,跟他好好商量,看能否从官中拿出些银子来,把我们那边的苦主摆平,岂不是息事宁人作积德的事?你猜这边太太说的什么?竟道,咎由自取,无可救药,一个铜板不出。”赵姨娘更恶狠狠的说:“这边太太如今更是猖狂,正房后院那三间抱厦,又在重新收拾,说是请他妹子并那堂侄女来住,这边快成他王家的天下了!我们环儿娶媳妇到那里去?最不济也该把那正房后院划给环儿是不是?”说时传过来凤姐在正房院里指挥的声音,更是咬牙切齿:“你听听,他可是大太太的儿媳妇,一贯的只认二太太他王家的那个姑妈,大太太要再不抖出点婆婆的威风来,只怕这边早晚成了王家宅子,他连门也进不来了!”费婆子因劝他小点声,赵姨娘道:“以前怕他,如今不必怕了,他捅出的那些个漏子,连这边老爷太太也知道些了,那琏二爷以前只有听他发令的份儿,如今对他也吆三喝四了,别听他还在咋咋乎乎,如今只是鸡毛封蛋罢了!”那费婆子回去,果然到邢夫人耳边下一堆蛆。

二宝婚事,择了个吉日,两对红灯笼,一乘花轿,十多个陪嫁箱笼,并莺儿等丫头婆子随着,就把那宝钗迎过来,在荣禧堂拜了天地,送入洞房。当日只请了至亲,摆了几桌喜酒。贾赦送了贺礼,邢夫人过来坐席。贾珍尤氏贺礼更丰厚些,贾蓉许氏也随礼,都来庆贺。贾琏、王熙凤张罗着,李纨带着贾兰,贾环、贾琮,薛蝌、宝琴,也就这些亲友到场。未安排吹打细乐,亦未燃放鞭炮礼花。原说请那些从北静王府借来的戏子演几出戏,贾政头一个说不想看戏蠲了吧,又道宫里多日并无召唤戏班的动静,还是赶紧把借来的人都送还北静王府,多多赏银致谢。故婚礼那日梨香院又空。喜宴未罢,妙玉指使两个丫头送来一个山水盆景,甚是清雅悦目。

当晚袭人亲暖锦衾,铺排完毕,摘下金钩,放下纱帐,恭请二宝入帐安睡,自己便掩门出来,布置其他丫头婆子备热水鼋汤等,又亲查烛火,走到小丫头等歇息的屋里,只见那春燕佳蕙也不脱衣睡觉,只在一处唧唧喳喳,便责他们为何还不好生安歇,那春燕因道:“佳蕙约我一起去听窗根儿。”佳蕙道:“本是他的主意,我不过是随他。”袭人道:“那有你们这样不懂事的。二爷二奶奶这婚事,太太讲话,是弃俗就雅、求朴从简,连吹打小戏等皆免了,也未往纱帐里布红枣栗子等物,那还容听窗根等恶俗?再你们看那二奶奶,何等端庄尊贵,岂有市井人家那小媳妇的声息,你们打的是些什么下流主意,还不给我老老实实上床睡了,别明儿个日上三竿起不来,我又不擅拿那鸡毛掸子打人。”春燕、佳蕙方去歇息。那袭人回到洞房隔壁,那是他一人的处所,却也难入眠,只是倚在床上,耳朵耸起,捕捉洞房里的声息,却只有窗外的虫声,越发的觉得静谧异常。

 

却说那宝钗只穿小衣进入被中,只侧身假寐。那宝玉仰面睡去,恍惚中似在当日老太太那边,进入黛玉房中,与黛玉同榻嬉语,又拉过他袖子闻那一股醉魂酥骨的奇香,被黛玉将袖子抽去,怅然若失,自己就站了起来,定睛一看,却是一派虚无缥缈的景象,因问道:“此系何方?”身后有女子声音解道:“你镇日到此逍遥,怎的竟忘了?此西方灵河岸上,三生石畔,那边还有放春山还香洞,更在离恨天下,灌愁海旁。”略移几步,只见那三生石畔,有株仙草,绿叶之间,有红宝石般果实,因点头叹道:“原来在此。那林妹妹仙遁后,我只想将他遗下的月云纱披风上所缀的红泪珠摘下以作永久纪念,无奈家长不允,只是他那眼中溢出的红泪珠,怎的会长到了此处,岂不怪哉?”又只见那仙草微微颤动,似有故人相见之欢,宝玉只是纳闷,道:“我不过是红尘中荣国府浊玉,不慎冒犯天界,只求赦罪则个。”忽又见那边有一铜铸仙人承露盘,盘中皆系甘霖,脚下又恰有一水晶喷壶,遂情不自禁将那甘霖倾入喷壶,就要去浇灌那株仙草,正要启步,又听身后有女子声音,道:“如今毋庸再施甘露,你我功德早已圆满。”细辨,竟是林妹妹的语音,不禁狂喜,转身去找,却无踪影,猛的惊醒,却见帐儿纱罩住,再一侧身,骇然发现衾中另有一人,细辨起来,闻出冷香阵阵,方想起自己已与宝姐姐成婚缮

头晚袭人遵王夫人之命,在那二宝衾下褥上,铺有接红单,第二日收拾洞房衾被,仍是雪白,因去秘报王夫人,王夫人嘱他继续行事,一连数日,皆无红现,再报与王夫人,王夫人叹道:“那宝玉太混沌。那宝钗亦太端庄。虽说老太太丧期才半年多,只是他们应明白,早结珠胎,方是对老太太在天之灵的最大安慰。也罢,随其自然,总有一天见红的罢。”

二宝成婚,各自皆勉为其难。然白天一处,仍相待如宾,且谈笑自若。那日宝钗对宝玉说:“成婚那天,有个该请的未请。只是我不好跟太太言说。你怎么竟也忘了不提?”宝玉道:“我何尝没有想到。只是老太太没了,老爷太太未必觉得他是至亲了。况那天纵请来,他也拘束的慌。如今可单把他们夫妻请来一聚,你看如何?”宝钗道:“正是。人家结亲时,可是把我们都请遍的,连颦儿那天也去了。你可速报太太,明日就单设一席,把他们两口子请来,如何?”宝玉去跟王夫人说,王夫人道:“可不是匆忙中就把云姑娘给请漏了。他那两个叔叔虽说削了爵,还在原来府里住着,且比我们大老爷强,圣上还没那么罚责,只怕回黄转绿,也是有的。云姑娘如今被卫家娶了去,也不必依靠叔婶了,听说倒还能帮补两处一些,反哺之举,孝可感天。快把他跟那姑爷请过来,我们老辈只受个请安,且让他们跟你们高乐一日罢。”

那史湘云所嫁卫若兰,也系世家子弟,祖上原有爵位,到他上一代即递减中止,但祖上传下的事业,仍由这卫公子担当。原来他家世代为皇家管理苗圃。如今在京城东北数百里处,仍有上百顷苗圃由他掌管。那苗圃中有大片每年播树籽的畦棚,有大片幼树苗林,更有可随时剜出移栽的成树,还有大片已成森林的材木,砍伐后供应建筑房舍及制作家具使用。森林边上,有一庄院,左近皆唤作卫家圃,外围院落住着树把式伐木工等,还有大片马棚车房,内院则是卫公子的别业,主客房并餐厅厨房书房库房外,还有若干宽敞的空屋可供宴饮娱乐,那卫公子在春、夏、秋三季,总要离开城中宅子到此别业休憩十多天,常邀去欢聚的,有锦乡伯公子韩琦、神武将军之子冯紫英、陈也俊等。那陈公子也是祖上袭爵,到他这一代递减至无,却也懒于科举博得功名,只承袭家中那为皇家从江南运送太湖石到京城的事业。这年春天,卫家庄中竟又多了个市井人物,是冯紫英提携的诨号醉金刚的倪二,大家不分贵贱,常常一处谈笑痛饮甚是相得。

 

 

史湘云自小失祜,虽说两家叔婶据礼轮流照应,究竟不曾娇养,可谓童年坎坷,只有荣国府史太君,他祖姑在世时,把他接去住上几日,方得舒心。未曾想聘入卫家后,与那卫若兰相遇,倒像多年旧相识邂逅重逢,卫公子对他珍爱呵护,且两人有说不完的情话开不完的玩笑,卫公子更琴棋书画样样来得,只作诗填词不如湘云敏捷,湘云就常跟他论诗品词,那卫公子又教他弹筝奏琵琶并吹箫笛,湘云吹笛学得最快也最好,那卫公子笑说都是因为他舌大之故,每闻此谑,他就笑道:“好个灰公子,我必再罚你赋诗一首,仍用险韵!”

那日史湘云卫若兰伉俪得二宝邀请,双双赴荣国府庆贺。一见宝玉、宝钗,湘云就大声埋怨:“好个爱哥哥爱嫂子,把我瞒得铁紧,蔫不叽的就拜完天地了,到这时才请到我,我那贺礼且不拿出来,倒说说看你们该如何受罚?”又把卫若兰拉到他们面前,笑道:“闻没闻出树苗的气味?你们倒说说看,他像棵什么树?”那宝玉原跟卫公子见过,笑道:“紫英兄他们早有定评,竟是棵华山松,可当顶梁柱用的!”大家欢聚宴饮不提。

且说席罢,宝钗让湘云去躺着歇歇,湘云道:“我才不歇。倒要到两处地方去看看。一是老太太那边,我跟着他住过的地方,一是园子里凹晶馆,林姐姐仙遁的处所,那也是我们当年中秋夜一起联诗的地方。”宝钗便劝道:“你心存思念就是了,又何必去往伤心地,闹不好身子让阴气扑了,岂非不妙?”那湘云道:“一个是老福星,一个是神仙女,那来的阴气?只怕我去过后,阳气更旺!”说着就转身,刚转身,又转回来,不让卫若兰陪着他,命卫若兰好生坐着跟宝玉茶话,更不用宝钗陪着,宝钗让袭人跟着,他连袭人也不要,只容翠缕随着,一径先往贾母院而去。

到了贾母住处,看房的婆子掀开帘子让他进去,他跟翠缕进去后,就仿佛老太太还在世一样,高声唤祖姑,又故意躲到扇后,笑着让老太太猜他藏在了那儿,又站到灯穗子底下,问老太太扶着椅子的究竟是云儿还是玉儿?四处转悠完了,出得屋来,脸上仍是满面笑,只那睫毛上沾着的全是泪珠。

翠缕又跟着他进大观园,往凹晶馆那边去。路过蔷薇架,那蔷薇开疯了,翠缕道:“这不就是我们那年拾到金麒麟的地方么?原来您跟卫公子的姻缘,那天已经绾定啊!”因湘云和卫若兰皆把金麒麟佩在大衣服里面,故这次二宝均未看到。湘云只微笑着往前走,那大观园虽无人拾掇,盛夏中任那花开花落,倒也野趣盎然。不一时走拢那凹晶馆,水塘中野鹤将头颈插到翅膀里甜睡,湘云将食指竖在唇上,翠缕就跟他一起默默望着眼前景象。那池边芙蓉树成林,树上木芙蓉盛开,水塘一侧则有荷花——水芙蓉,也开得正旺,湘云不禁想起那年为宝玉庆生,在怡红院开夜宴的盛况,黛玉抽出的花签,正是芙蓉花。又想起那回中秋夜,两人对月联诗,中有“犯斗邀牛女,乘槎待帝孙”两句,后来背给卫若兰听,竟最欣赏这两句,其实他们联出的那最后两句,才是绝唱呢。想至此,对着黛玉水遁仙去的地方,默默致敬。

离开凹晶馆,湘云带着翠缕,先路过拢翠庵,翠缕道:“那尼姑妙玉师傅,还在里边吧?”湘云道:“那是诗仙。只是今日不去打搅他了。想必后会有期。”遂一起往稻香村里,给李纨请安。李纨见湘云来了,自是喜欢,拉着他手,只是上下端详,因道:“果然是贵妇人景象了。实实为你高兴。”湘云道:“太太、凤姐等处都请过安了,你这是最后一处。回到爱哥哥爱嫂子那边,再略坐坐,就要回家了。”正说着,平儿来了,道:“我们二爷二奶奶说,备下晚饭了,请你跟姑爷过去呢。”李纨道:“只是我这边吃得太素净,跟斋饭也差不离了,要不我请你跟姑爷。”湘云道:“都深谢了。只是今日我们晚上回去还有事。明天一早若兰要去苗圃别业,好多朋友要在那里跟他聚。我要给他打点行李。”

湘云并翠缕回到二宝那边,宝玉与若兰还在侃侃而谈,宝钗迎上湘云道:“你们送如许厚礼,实在太不敢当了!”湘云笑道:“这就算得厚礼么?实对你说,临走之前,我还要送你们一桩真正的厚礼哩!”遂让翠缕拿过笛子来,二宝见了皆问:“云妹妹什么时候学会吹笛的?”湘云道:“你们只问若兰。”卫若兰道:“如今他筝也弹得,琵琶也熟,箫吹的却不甚好,只这笛子到了他大舌头底下,竟能发出天籁之音!”湘云笑道:“我天生爱笑不爱哭,能欢不欲悲,那箫音太凄凉,我只喜欢这笛音的活泼鲜丽!”说完就吹笛,却是一曲《云追月》,那笛音果然喜兴欢畅,一时笛音飘墙过院,连凤姐那边也听得真切。凤姐因问平儿:“那里的笛音?多时耳朵没这么舒服过了。”平儿道:“听翠缕说,云姑娘如今弄箫吹笛得心应手,从这笛音可见云姑娘如今是心满意足,他与那卫公子必博个地久天长!”

正听着那欢快的笛音,忽然兴儿在屋外探头探脑,只招手唤平儿,平儿出去,道:“你在这里贼眉鼠眼的作什么?”兴儿道:“听说官府把那吴新登找到了,如今正审问呢!”平儿道:“逮着了好啊,快报给二爷二奶奶就是,且在这里磨蹭什么?”兴儿道:“我先跟你说说,你先去报吧。”平儿道:“这就怪了。难道有什么凶信不成?”兴儿道:“可不是。原以为是喜讯呢,不曾想那吴新登狗急跳墙,乱攀扯起来!”要知端的,下回分解。

 

  评论这张
 
阅读(486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